>

同业业务激增给货币政策和风险防范添挑战,央

- 编辑:乐白家手机娱乐 -

同业业务激增给货币政策和风险防范添挑战,央

* 央行首度公开表示同业业务资产负债期限错配是流动性风险隐患

* 同业业务激增给货币政策和风险防范添挑战

北京/香港8月22日 - 中国的利率市场化又有了实质性的推进,超过三位消息人士表示,五家大型国有商业银行已经将发行大额可转让同业定期存单的方案上报到央行,首批最早有望在9月面世。

图片 1

图片 2

两位了解情况的消息人士确认,在NCD试点初期,将以3-6个月短期限产品为主,定价参考SHIBOR。针对的是银行间市场同业存单,银行间市场的主要投资者--商业银行、保险公司都可以成为NCD的投资者。

2013年6月25日,中国人民银行北京总部。 REUTERS/Jason Lee

2013年2月20日,中国人民银行北京总部。REUTERS/Kim Kyung-Hoon

“各家方案来看,几百亿的规模是肯定有了,银行有这个规模,市场也有这个需求。”其中一位消息人士称。

* 央行意欲通过规范同业发展树立协调监管机制中主导地位

* 同业业务加剧存款波动及对M2产生扰动

这五家国有银行包括中国银行(601988.SS),工商银行(601398.SS),建设银行 (601939.SS),农业银行(601288.SS),以及交通银行(601328.SS)。

* 未来同业业务将规范发展、加强监管

* 需加强货币政策和监管政策间的协调

另一位消息人士则表示,目前的准备工作是“紧锣密鼓”,看现在这报批的架势,预计9月可能就发出来了。当然最终的日期还得央行说了算。

* 目前的一些监管方法和指标亦应得到改进

北京9月5日 - 近两年中资银行同业业务风头正劲,中国央行副行长胡晓炼为这一势头敲响警钟,她表示一些机构同业业务资产负债期限错配问题较突出,是造成流动性风险的隐患之一,快速增长的同业业务对货币政策的实施和金融风险的防范都带来了新的挑战。

上述消息人士证实,可转让大额存单的定价是按SHIBOR+点,点子是按市场行情和各家行资金成本等情况来计算,试点初期推出主要是针对同业,下一步才会考虑面向非金融机构。

作者 谢衡

胡晓炼周四在北京举行的金融街论坛上称,目前,同业业务已成为金融机构管理流动性、整合有效资源、增加收益的重要渠道。但同业业务加剧存款波动及对M2产生扰动,需加强货币政策和金融监管政策间的协调。

目前中国的银行间市场已经是市场化定价的市场,SHIBOR在短期限产品定价中发挥主要作用。但银行与企业、个人之间的一般性存款业务却仍然是管制利率,这也是中国利率市场化亟待攻下的最后一城。本次NCD业务只限于同业之间,也秉承了央行渐进推进的改革思路,在一个市场化定价相对成熟的市场“测试、演练”,成熟后再推广到企业存单、个人存单。

北京9月6日 - 虽然中国银行间市场上闹的那一场“钱荒”已经过去两个多月,但反思一直并未停歇。央行周四更是首度公开表示,同业业务资产负债期限错配的问题是造成流动性风险的一个隐患。

“有机构借助同业业务转移表内贷款,同时规避对信贷总量和信贷投向的管理要求,还有的机构借助同业业务做大表内存款,应对存贷比的考核以及内部考核的要求,”胡晓炼称,这些加剧了特定时点存款市场的波动,并对M2产生扰动。当下需加强货币政策和金融监管政策间的协调。

中国正逐步推进利率市场化,在7月时全面放开贷款利率限制,但在放开存款利率管制上态度仍相当谨慎,担心若取消存款利率上限会导致银行业不当竞争,危及金融稳定。

业内人士认为,央行此次在谈及金融监管协调部际联席会议机制中,着重表态同业业务问题,或意欲通过规范同业发展,树立其强势主导地位。而一个稳定的银行间市场,亦有利于央行未来推出更多符合其金融市场化改革战略部署的创新产品,如大额可转让定期存单等。

她在会上并称,中国的经济持续平稳发展是金融稳定的基础和前提。货币政策作为保持经济平稳增长的中央宏观调控工具,要求金融监管与之相互协调,这样才能够发挥出预期的政策效益。

“在同业市场开通这个工具,因为本身就是利率市场化的市场,金融同业接受会比较快,可以演习一下可转让机制怎么玩,包括交易机制、抵押机制等。慢慢再推向企业存款到存单的转变。”一家中型银行的金融市场部高管说。

中国央行副行长胡晓炼周四表示,一些机构同业业务资产负债期限错配问题较突出,是造成流动性风险的隐患之一,快速增长的同业业务对货币政策的实施和金融风险的防范都带来了新的挑战。

胡晓炼报出一组数据:今年以来,金融机构的同业业务发展迅速,2010年6月到2013年6月的四年间,金融机构同业资产余额年均增长是32.7%,比同期贷款余额年均增速快了17.6%。同业往来的负债余额年均增长24.4%,比同期存款余额年均增长快了10%。

而来自城商行同业业务的人士则称,原本期望是针对公司存款的可以在银行间转让的产品,但现在看来不太一样。他认为待扩展至企业存款时CD才更有意义:企业存款不能搬家,有了CD之后就可以流动了,而且不可提前支取的属性会让转让很有保障,这才是盘活存量。

“央行的表态预示未来可能对同业业务采取较强硬的措施。同时讲话中透露出对银监会监管不善的不满,并针对性地提出了分业监管体制的弊端,代表着国务院同意央行牵头建立金融监管协调部际联系会议制度后,央行有意建立其强势地位。”北京一大型银行交易员说。

招商证券数据显示,中资银行上半年整体同业资产规模为10.8万亿元,一季度银行同业业务风头正劲,二季度则受政策监管强化和流动性冲击影响,部分商业银行临时压缩同业拆借并隐匿部分同业资产,近年来配置较多同业资产的股份制银行同业资产上半年压缩了1.2%。

一位接近监管层的官员证实,NCD可能很快将推出,这既可以开辟一条银行间流动性融通渠道,又可以推进利率市场化改革,逐步放开存款利率管制。

国务院此前同意建立金融监管协调部际联席会议制度,由中国人民银行牵头,重点围绕金融监管开展工作,不改变现行金融监管体制。成员单位包括银监会、证监会、保监会、外汇局,必要时可邀请发展改革委、财政部等有关部门参加。

**货币政策与金融监管的协调十分重要**

央行对上述消息未予置评。

光大银行首席宏观分析师盛宏清认为,金融监管协调机制未来将对同业业务和影子银行的发展产生实质性影响。“金融市场上所有的机构都是拿信用去放杠杆,而这个信用最终的承担方,事实上是政府,政府肩负着这么大的责任,加强监管是必须的。这次出台的监管协调机制,不是违背而是更加符合市场发展的规律。”

胡晓炼会上称,货币政策作为保持经济平稳增长的中央宏观调控工具,要求金融监管与之相互协调,这样才能够发挥出预期的政策效益。为了保证货币政策实施的效果,需要对金融机构和金融市场的主体是否执行了货币政策进行监督和检查。同时也需对一些监管措施对货币政策调控的影响做出判断和评估。

可转让大额存单(NCD,Negotiable Certificate of Deposit),是指银行接受客户的定期存款,向客户提供存单作为凭证,存单持有人收取存款利息,并在到期时用存单换回存入的资本。存单可在二级市场上进行转让,但不能提前支取。

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重点实验室主任刘煜辉此前表示,商业银行的同业业务从去年开始已渐成中国“影子银行”的主力,目前可能要收紧,但只堵不疏还是未触及根本。当前流动性错配严重,很多就是因为同业业务参与放贷,长资产端搭配短负债端,期限错配赚取息差。

“我们看到,资金就像流水一样,有明显的洼地效应,监管洼地就是基金最容易去向的地方。因此,重大的监管政策在出台之前应该进行充分的沟通。”胡晓炼称。

招商证券报告称,截止今年3月末上市银行同业存放余额9.2万亿元人民币,占同业负债77%,占一般存款13%,同业存款成为支撑同业资产规模扩张的主要资金来源。基于同业业务规模的膨胀,未来同业业务或有进一步规范政策,有利于引导银行强化资产负债管理。

“防止监管套利是国际金融危机的一条重要的经验教训,影子银行的产生和快速发展在很大程度上与监管政策和规定的不一致相关。目前,在中国的金融体系中也有这种现象。”胡晓炼说。

她并表示,利率及汇率市场化、金融市场广度和深度增强及国际化等,对成立金融监管协调机制提出要求,这一机制将加强货币政策和金融监管政策之间的协调、促进金融监管政策与法律法规之间的协调。

此前有国内媒体报导称,大额可转让定期存单被看作是最有可能优先放开的负债类产品,在此之前银行间市场同业存单或将作为先遣步骤率先推出。纵观世界各国利率市场化的进程,无论是美国、英国还是日本、韩国都曾将NCDS的引入作为重点。而在中国,由于协议存款等已经完全市场化,央行只能采取从同业向普通投资者开放的市场割裂做法。

因此,她表示,重大的监管政策在出台之前应该进行充分的沟通,不同的监管当局对同类业务的监管政策应该有内在逻辑的一致性,监管标准应该有相应的协调性。在分业监管的体制下,监管部门从各自行业监管和风险防范的角度出发,出台了相应的监管政策和法规要求。对于其中有相互关联的一些政策和规定,都需要在相关部门之间进行充分的协调和沟通,使之相互之间能够有比较好的衔接和一致性。

胡晓炼并强调,金融监管协调机制将加强货币政策和金融监管政策之间的协调等五大方面履行职责:加强货币政策和金融监管政策之间的协调;促进金融监管政策与法律法规之间的协调;维护金融稳定和防范化解系统性、区域性的金融风险之间的协调;强化交叉性金融产品跨市场金融创新的协调。

中国的NCDs业务随着相关政策的变化经历了曲折的发展历程。早在1986年交通银行即首先发行NCDs,1987年中国银行和工商银行相继发行NCDs。当时NCDs作为一种新型金融工具,利率比同期存款上浮10%,同时又具有可流通转让的特点,集活期存款流动性和定期存款盈利性的优点于一身,因而深受欢迎。但由于全国缺乏统一的管理办法,市场曾一度出现混乱。

**规范发展,加强监管**

胡晓炼还强调,要加强金融信息共享和金融业综合统计体系建设。目前央行正积极推动金融业统计体系的建设,推进建立覆盖银行、证券、保险、理财与资产管理的统计体系。

1996年,央行重新修改了《大额可转让定期存单管理办法》,对NCDs的审批、发行面额、发行期限、发行利率和发行方式进行了明确。然而,由于没有给NCDs提供一个统一的交易市场,同时由于盗开和伪造银行存单进行诈骗等犯罪活动十分猖獗,中国央行于1997年暂停审批银行的NCDs发行申请。NCDs淡出人们的视野至今已近十几年。

同业业务激增给货币政策和风险防范添挑战,央行意欲通过规范同业发展树立协调监管机制中主导地位。央行对同业业务的创新和发展到底持何种态度,市场一直莫衷一是。一家同业业务发展激进并因此获利丰厚的股份制银行此前一直相信,央行是支持他们的做法的。而央行此番表态之后,更多业内人士相信,央行不是要把同业业务一棒子打死,而是要引导同业创新向其希望的方向发展,能走一条“正路”。

国务院上月同意建立金融监管协调部际联席会议制度,由中国人民银行牵头,重点围绕金融监管开展工作,不改变现行金融监管体制。

(发稿 张胜男/赵红梅/曹巍浩; 审校 屈桂娟)

“央行对同业业务不是取消,也谈不上扼杀创新。而是要‘规范发展,加强监管’。因为马上就要在同业市场上实验推出大额可转让定期存单,这是利率市场化改革的重要一环,而未来要稳步推进改革的话,也要求有一个稳定的同业市场。”盛宏清说。

(发稿 谢衡/张胜男;撰写 李然; 审校 张喜良/林高丽)

全新邮件产品服务——“每日财经荟萃”,让您在每日清晨收到全球财经资讯精华和最新投资动向。请点击此处开通此服务。

广发银行金融市场部高级交易员颜岩亦认为,央行还是能够看到同业业务的好处,只是希望能够透明化,正规化,可以全面监管。比如未来会在同业市场上推动NCDs的发行,就是比原来的同业业务更先进的发展方向。

全新邮件产品服务——“每日财经荟萃”,让您在每日清晨收到全球财经资讯精华和最新投资动向。请点击此处开通此服务。

稍早报导,五家大型国有商业银行已经将发行大额可转让同业定期存单的方案上报到央行,首批最早有望在9月面世。其后,在中资银行的中期业绩说明会上,建设银行 (601939.SS)和中国银行(601988.SS)均表示,已向央行提交了有关材料。

全国人大财经委员会副主任吴晓灵亦建议,应先允许银行发行同业的大额可转让存单,把这些存单的资金计入一般存款,并交纳存款准备金,允许商业银行用这样得来的资金去放贷款。

她认为,银行此前以同业业务参与放贷,定下畸高的利率水平,是扰乱市场秩序的做法,“实际上实体经济能接受这么高的利率吗?而这样的利率公布出去以后,又会给市场带来一种不合理的利率水平的预期。”

推进金融系统市场化改革是中国高层既定的目标,实际上,未来在同业市场上开展的金融创新应该更多。盛宏清认为,围绕NCDs开展的同业业务创新就大有可为。如NCDs的期限设计、如何定价,以及如何如何设计与之匹配、对冲的衍生品等等。

胡晓炼就表示,利率、汇率市场化形成机制改革的进一步深化,金融市场广度和深度的增强,金融机构国际化和综合化经营的内在驱动,金融创新和新的金融业态、经营方式的不断涌现,都使得中国金融业持续健康发展面临着诸多的挑战,这对建立金融监管协调机制提出了迫切的要求。

**监管方式和指标亦应改进**

为保证金融市场的健康发展,有关部门固然应该有效协调、加强监管,但随着金融市场不断改变,监管机构相应调整监管的方式,以及已经不合时宜的指标,也应该是题中应有之义。

随着金融脱媒的速度加快,商业银行降低负债成本,扩大负债来源,摆脱存贷比考核指标压力的要求愈加强烈。

“监管层对存贷比等方面的指标,是不是可以做一些调整。否则,银行只能另寻一些道路,来倒逼货币政策了。”国泰君安证券首席债券分析师徐寒飞说。

吴晓灵亦表示,存贷比和贷款规模这两项指标的控制侵蚀了商业银行的金融自主权,而商业银行资产负债管理自主权的缺失扭曲了市场行为。银行用理财产品来冲时点,使市场的货币供应链在短时间内剧烈波动,实际上对货币信贷真实信号的反馈是不利的。

盛宏清则认为,央行货币政策要坚持市场化的操作手法,倚重公开市场的操作,对整个资金面进行调控。

“与银行间市场上的机构交换资金、债券产品的量要扩大,正逆回购要交错操作,要更频繁一点。而不是说这段时间就是正回购,那段时间就是逆回购。应使正逆回购的界限逐步融合,使同业市场上的资金价格更容易向央行的基准利率靠拢。这方面,央行应该有所改进。”他说。

为抑制过宽的流动性,今年春节后央行公开市场暂停逆回购,并先后重启了正回购操作和央票发行。不过进入6月,资金面紧张形势不断加剧,外汇占款趋减,央行先后暂停了正回购操作和央票发行,又于7月末重启逆回购操作,同时对部分已到期的三年期央票进行续发。

胡晓炼表示,加强信息共享制度建设是完善金融监管协调机制,切实发挥协调机制作用的重要抓手。要明确信息采集范围,统一采集标准,实现数据信息共享的规范化和常态化,建立覆盖全面、标准统一、信息共享的金融业综合统计体系。这将成为金融监管部际协调联席会议的一项重要机制。

“人民银行正在积极推动金融业统计体系的建设,推进建立覆盖银行、证券、保险、理财与资产管理的统计体系。可以相信,在金融监管协调机制的框架下,这一体系的建立将极大地增强对整个金融体系的监测、分析的能力,为预测、判断、评估和防控金融风险,维护金融体系的稳定提供一个顺风耳、千里眼。”她说。

(北京康熙泽和张胜男对本文亦有贡献)

全新邮件产品服务——“每日财经荟萃”,让您在每日清晨收到全球财经资讯精华和最新投资动向。请点击此处开通此服务。

本文由关于我们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同业业务激增给货币政策和风险防范添挑战,央